微言網

搜索
查看: 395|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粟裕大將一聲“同志” 讓此尚待平反的老人激動不已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1-13 14:37:2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哪位大將一聲“同志”,讓“潘漢年、帆反革命集團”成員楊帆激動不已

張雄文

1955年,上海市副市長潘漢年與市公安局長揚帆的“潘漢年、楊帆反革命集團”一案震驚全國。

這一案件的主要成員揚帆,是個文武全才的新四軍、華東軍區老戰士,但建國才不久,就因原華東局書記、華東軍區政委、上海市委書記饒漱石的牽連,成為“囚犯”,最后在獄中成為“瘋子”。

他原名石蘊華,江蘇常熟人,畢業于北京大學文學系,是中共隊伍里難得的名牌大學的高材生,曾做過大學教師,任教于南京國立戲劇專科學校。

1937年,他加入中共組織,并在上海從事文化界救亡協會工作。1939年,他率領上海人民慰問新四軍代表團,以慰問三戰區將士演劇團名義奔赴皖南,隨后留在新四軍軍部,擔任新四軍政委項英的秘書。不久,他被調任軍法處副處長、處長,解放戰爭時期,他擔任華東軍區聯絡部長,可算是粟裕的老部下。建國后,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

新四軍副軍長項英的秘書揚帆

1955年元旦,因饒漱石一案牽連,揚帆突然被捕,成為“潘漢年、揚帆反革命集團”骨干,1956年被判刑十六年,前后關達二十六年。在獄中,他瞎了眼睛,得了精神分裂癥,連最親近的人都不認識。

1979年,揚帆整整一年都住在醫院里,依然戴著“反革命”和“內奸”兩頂帽子。

他的夫人李瓊回憶了發生在這段時間的一件往事,刊載于《百年潮》(2008年第12期):

在華東醫院住院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三女兒揚小朝陪著父親。當時華東醫院兩個房間當中有一個衛生間,另一個房間的人用完衛生間,把靠近揚帆這邊的門也鎖住了,一直到天亮都沒有打開。揚帆沒法用衛生間,于是小朝就去隔壁敲門。

結果隔壁門一打開,是一個很樸素的老先生,布衣布鞋。小朝把事情說了,老先生立刻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去打個招呼吧。”

他就問小朝:“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小朝回答:“我爸爸叫揚帆。”

一聽到揚帆的名字,老先生就吃了一驚,快步地跑了過去,穿過衛生間,跑到揚帆的房間。

見到揚帆,他雙手就伸出來了,說:“揚帆同志,我是粟裕啊!”

揚帆聽了也很吃驚:“啊,粟裕啊!”兩人的手握在一起,非常激動。

粟裕在他床邊坐下,輕聲說:“你現在什么都不要管,只要把身體養好,所有的事情都要讓歷史來說話,歷史是公正的。”

粟裕的一聲“同志”讓揚帆尤其激動,他已經有整整25年沒有聽到這個稱呼了。老領導的關心,讓揚帆的病情進一步穩定。

晚年揚帆

1980年4月,公安部終于認定“潘漢年、楊帆反革命集團”是冤案,并給潘漢年、揚帆平反,恢復黨籍。1983年,中共中央又徹底給他們平反。

正如粟裕所說:所有的事情都要讓歷史說話,歷史是公正的。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你將獲得[1金錢]的獎勵,一個IP計算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