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網

搜索
查看: 1236|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屈麻子的傳說(民間故事)

[復制鏈接]

1022

主題

1509

帖子

1萬

積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5179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1-14 18:14:20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浩然 于 2019-11-14 18:15 編輯

屈麻子的傳說(民間故事)                   李  石
——節選李石小說散文集《九寶外傳》
屈麻子,有人叫“區麻子”。零陵人說他是零陵人,東安人說他是東安人,全州人說他是全州人,據我估測,他活動的地域大約不外乎零陵、東安和廣西全州交界那些地方。他究竟出生在什么年代?活動在哪些村莊?有多高大?讀過多少書?外貌是美不勝收還是丑陋不堪?誰也說不清楚。但有一點是共同的:屈麻子智慧超人。關于他的故事,方圓幾十里乃至上百里都有口皆碑,代代相傳,要是全部整理出來,比新疆的阿凡提并不遜色。事到今天,要是有人遇見那些地面上姓屈或姓區的人,不管他臉上有否麻子,你要是叫他“屈麻子”或“區麻子”,他不但不生氣,還認為你在贊美他,很有興致地和你侃天、侃地、侃人生。
我曾在我的《瀟湘傳聞》里披露了屈麻子的部分故事,許多讀者讀了之后,覺得還不過癮,要我還要趕寫,我只好再來一次搜腸刮肚,而且基本按年歲大小羅列——
【屙屎一泡】屈麻子小時家里很窮,十歲出頭才被父母送進蒙館讀書。那些原就在館里讀書的男女學生,見他穿著破爛,就常無事找事欺侮他。他覺得自己出身貧寒,要是和他們公開對抗,那是無論如何要吃虧的;報告先生嗎?先生也不會為他說話。
一天上午,當先生外出辦事、門生們都外出玩耍的時候,他就在先生的座位旁邊,屙下一泡大屎,然后寫上“屈子屙屎一泡”的紙條放在一邊。
中午時分,先生回來了,看見那樣的現場,特別是聞到那種令人作嘔的臭氣,就將屈麻子吼到身邊,惡狠狠地問:“臭猢猻,你竟敢這樣?——我打斷你的狗腿!”罵完,就要動手。
屈麻子早就有思想準備,沉著地說:“先生,您想想,要是我屙的我還敢寫這字條嗎?——這是他們要加害于我啊!”
先生一想,覺得屈麻子的話還是有道理的,就追問眾人。眾人因為先生前腳剛走就后腳出了門,本就違反了校規,都不敢吱聲。
“除屈麻子外,通通罰跪一個時辰!”先生很是惱羞成怒。
【偷和尚說】某村婦一向好吃懶做,專門偷竊別人家的的東西。其丈夫不但不予制止,還常常暗地慫恿,村鄰們都很恨她,但又沒有好的辦法對付。后來,這事被屈麻子知道了,他就說:“這好辦。”
某日,他特地請人用木頭雕了一個和尚,搞得花花綠綠的,很像一個寶貝,放在一戶人家的窗戶內,專等那婦人來偷。
果然,某夜,那婦人就真的將它偷了去。
那婦人一回到家里,其丈夫就急三忙四地問她:“剛才偷著了什么?”
婦人說:“偷到一個和尚。”
這時正好有個差役從那窗口經過,即刻進屋去連人帶贓一起押到縣衙。
縣令正在與其夫人做那好事,聽了報告,很不高興地爬起床來審案,惱羞成怒地拍著案桌問:“潑婦,你偷著了什么?——快如實招來!”
那婦人雖然品質不好,卻從未見過大官,見了那班情景,就戰戰兢兢地回答:“我,我,偷了一個和尚。”
“賤婦,連和尚也偷,可見不是個好東西——把我往死里打!”縣衙說。
從那以后,那村婦再也不敢偷別人的東西了。
【高招賴親】永州城里一個富老頭,不意看中屈麻子的妹子,說是傾家蕩產也要娶她為妾。可屈家妹子說什么也不同意,她父母因為得罪不起這城里富戶,只急得雙腳亂跳。
正在這左右為難時刻,屈麻子從外地回來了。他見父母那焦慮神色,又聽胞妹把原委一說,就輕松說:“我有辦法。”
這天上午,他穿上一套像樣的衣帽鞋襪,大大列列地走進那富戶的大門,然后自報家門:“我姓屈,就是你家老爺最近看上那屈家妹子的胞兄屈麻子。”
那家傭人聽了,立即告知富老頭,說新舅子已經進屋,催老爺盡快擇定吉日。那富老頭正為這屈家妹子不肯答應嫁他而發愁,聽她家胞兄如今竟親自登門催辦婚事,高興得立即命令家人擺酒設宴。
屈麻子聞訊,甚為高興。
當人們把宴席擺齊時,屈麻子佯裝施禮,然后坐上上首就大吃海喝起來,口中還喃喃自語:“我家妹子走運,能嫁到這樣的人家,真是洪福齊天!”
首先,他還坐在椅子上,用兩只竹筷夾菜;不一會兒,他就蹲到餐桌上,兩手左拈右塞,把大肉大魚全往缽大的嘴里填;再后,干脆將衣服 一脫,赤條條地立在餐桌中,把那些殘余的湯水全往自身淋。說是醉了,說的話卻再清晰不過;說是瘋了,口中還能逐人叫出全屋子人的尊姓大名。最后,他還摟住那富老頭甜言蜜語地親嘴,說,“我家妹子在我臨行時,特地囑我代她先親親你,來個恩愛夫妻先甜蜜……”
“你妹子真的這樣囑咐 ?”富老頭一邊慌忙躲閃,一邊顫顫驚驚企圖逃離。
“真的,她不但囑咐過我和你親,還叫我一定與你家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都一個個親。”說著,就跳下餐桌往他家大太太身邊走去,“來吧!來吧!”
那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一邊大罵他家富老頭不是人,一邊顛著小腳拼命往房里逃竄。
屈麻子趁著酒興拉開嗓門大叫:“你們都躲著干什么?還不把娶我家妹子的良辰吉日告訴我?我還要向我家大人和妹子回話呀!”
那富老頭見狀,一邊用毛巾揩著臉上的腥污,一邊翹起白胡須大罵:“這像什么話?”
屈麻子大聲回答:“ 怎么不像話?我與我妹子每餐酒醉飯飽后都這樣玩呢!”
富太太們聽完,叫老頭子趕快把那婚書退給屈麻子。
屈麻子見婚書已經到手,穿上剛才脫下的衣服,然后對著那富戶的神龕撒上一泡大尿,說:“謝主龍恩!”然后,就揚長而去……
【賭咒吃狗屎】某年大旱,許多農民辛苦了大半年,只收得少量稻谷,而租種的地主的田仍要交租谷。面對這種情況,屈父毫無辦法。
這天,某地主帶人要租來了,屈麻子說:“這種天干火旱年成,您老仍然不予減租,窮人哪能活得下去?”
地主說:“你想得輕巧?——你們都不交租,我家大小十幾口拿什么吃?難道真的要吃狗屎過日子?”
屈麻子聽到這里,覺得大有文章可做了,于是就接著說:“吃狗屎?——能有狗屎吃還應該是好事!”
地主一聽就接過他的話把,賭氣地說:“狗屎也能吃?——我吃這大年紀還從沒聽說過!”
屈麻子說:“沒飯吃,不吃狗屎咋辦?”
地主說:“你說狗屎真能吃,你就當面吃給大家看看。”
屈麻子故意賣個關子,說:“我怎么能白吃?總得打個賭什么的。”
這地主財大氣粗,又當著十來個挑夫的面,就說:“你要是真的吃下一泡狗屎,你家的十石大租谷我就不要了。”
屈麻子聽了,故意做出驚訝的樣子,說:“你不反悔?”
地主說:“我是什么人?能和你賴賬?”
屈麻子見眾人都為這事做證,就叫他的阿妹從外面包回一泡黑不溜秋的狗屎,端到手上,叫大家都過了目,然后就塞進嘴里,嚼幾嚼,全部、徹底吞下了肚去。
地主眼看自己的十石大谷子就這么輸了,也就真的反悔起來,說屈麻子吃的那狗屎有假,不是真狗屎。
屈麻子說:“你自己剛才親口說你說話算數,現在就反口,而且這狗屎我已經當眾吃光了。——如果您要反悔也好,也讓我家小妹出外撿泡來讓你也當眾吃下肚去。”
地主很心痛眼看就要到手的十石大谷,經過爭議,也就表示同意吃狗屎。說完,也就叫屈家小妹外出尋撿。
一會,小妹回來了。當他看見那泡又黑又臭的大狗屎時,早就昏個半死,再等剛要被塞到嘴里,不禁嘩的一聲連腸子肚把都差點嘔了出來。
就這樣,屈家要交地主那十石大租谷,也就沒要交了。
原來,為這件事屈麻子先就動了腦子做了手腳,他先吃的所謂“狗屎”,是他先將糯米飯沖爛和了些紅糖,再通過竹筒子鼓搗出來,樣子極像狗屎,吃起來又香有甜。而地主吃的那泡爛狗屎,才是真正的臭狗屎。
【講故事】某村有位大財主,生性刻薄,閑得沒事請人專為他講故事。他要求那故事既要現實又要長得不得了;否則,既不給工錢,還要亂棍打出去。他家附近許多文化人,都因為他的苛刻而受害不淺。
屈麻子向來好打抱不平,聽人們說起,就主動走上門去,說:“我的故事不但要您有切身感受,而且十年八載也難講完。”
財主說:“那就再好不過的了!”
屈麻子說:“要是您不再聽了,可不能扣我的工錢。”
財主說:“只要講的合符情理,我怎么會少你的工錢?——那是沒有的事。”
屈麻子說:“口說無憑,要簽字畫押才行。”
財主想:這世上哪有講不完的故事?——這穩操勝券的事,自己是多么求之不得,也就答應下來。
于是,屈麻子就開始對他講起來。他說:“您家有個大谷倉,里面裝有上千石稻谷是嗎?”
財主點著頭說:“這故事真也現實。”
屈麻子接著說:“可惜您當年建倉時,有條小縫沒砌死,有老鼠常用小尾巴從那里絞谷子出來吃。是吧?”
“是的。你這故事實在太與我切身了!——只是那死旮旯,不但人不能進去,連貓都無可奈何!”財主說到這里,差點捶胸頓足。
屈麻子就趁機大作發揮,說:“那老鼠也不知知足。它們在那里,絞了一粒又是一粒!絞了一粒又是一粒!絞了一粒又是一粒……”他將那句原話講了一次又是一次,只是隨便變點節奏而已。
財主聽他總重復那句原話,不但很痛心,而且也很膩煩,也就哭喪著說:“我,請你不要再講下去了!”
屈麻子說:“您那大倉里谷子多得沒譜,那老鼠又不停歇地在那里絞,事實不就是這樣子嗎?”
財主只得請求他說:“你要是再講下去,我非死不可了!”
“那工錢呢?”屈麻子問。
財主不得不說:“全給你!全算給你是了!”
屈麻子又說:“您那谷倉里的谷子少說也要絞個十年八載。我優惠您,就給個八年的是了。”
財主認真想了想,覺得再沒什么好辦法,也就只好招辦。
【斷賊】有人偷了一富戶的銀子,離開時留下三句話。第一句是:“我睡在床上吹笛子。”第二句是:“我今天在永州,明天在永州,后天還在永州。”第三句是:“你父子三人都去找,會找的不走路,不會找的找三天。”最后,賊人還補充寫道:“這三句話就是我的姓名。”
富戶聽了,想了許多天都沒想出個由頭。
有人提議說:“你就把它寫在紅紙上,再貼到大街顯眼的地方,叫聰明人去猜。要是猜著了你就重獎他。”
花貼是貼出去了,可是十天半月過去了,還是沒人來報信。
一天,屈麻子從外地回來,看了看,就說:“這太容易了。”
大家再三問他,他才不緊不慢地說:“他一定叫‘呂-晶-旭’。”
后經查實,果然沒錯。有人問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屈麻子不慌不忙地說:“‘睡在床上吹笛子’,小口對大口,一定是個‘呂’;‘今天、明天、后天’不就是三天?三天不就是三日?三日不就是一個‘晶’?第三句是說‘三人各找三天’,三三不就共找九天?九天不就是九日?‘九日’者,即‘旭’也。”
人們聽了,都佩服得五體投地,說屈麻子真是天下少見的奇才。
屈麻子卻說:“可惜,我出身低微,臉上長滿了麻子,這世上哪有當官的賞識我?”
【脫光全身過永州】當年,永州老城里的大小老板和普通百姓,對文明禮貌都很講究,凡男人袒胸露體在大街上走動,輕則令其族長帶回祠堂進行處罰,重則就要人人喊打,甚至當街給其打殘或打死。至于大男人赤條條的從城南跑到城北,那是亙古未曾有過的事。
某年五月的一天,有個從江華放排下來的伙計,剛過香零山,那排就被水沖散了,不但要把全年所有本錢賠光,連他眼下吃飯都成了大問題。
屈麻子聽了原委,也就從同情到為他出起主意來。他當著城里幾個有錢的老板在場就對那人說:“你今天就脫得一絲不掛,從城南一氣跑到城北去。”
那些老板都說:“你敢叫他這樣放肆?那他不被滿街人打死才怪呢!”
屈麻子見有人要上圈套了,就趁機大聲說:“我說行,就一定行。”
有個老板年輕氣盛,說:“永州的古規矩,你說行就行。——你算老幾?”
屈麻子說:“你莫管我算老幾。不信,我倆就打個賭試試。”
那老板很好面子,家里也有的是錢,而且又想到馬上就有一百兩銀子到手,也就和屈麻子立據畫押了。
這時,天正下著大雨,屈麻子將那放排的伙計叫過來,對著他的耳朵說如此如此。
那伙計聽了屈麻子的吩咐,就真的脫得一絲不掛,冒著大雨在大街上一邊由南門向北門奔跑,一邊痛心地大哭大叫:“娘啊!我的娘哪!——我的排被沖了……我的排被沖了哇……我拿什么來養您呀……我拿什么來養您呀……”
那大街兩邊的人聽著那哭聲,又看著他沒了命奔跑的樣子,連同情都來不及,哪還有心思打他?
結果那大老板輸了。屈麻子將贏得的錢全部給了那放排的伙計。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你將獲得[1金錢]的獎勵,一個IP計算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