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網

搜索
查看: 1601|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馬克龍扛起反美大旗?

[復制鏈接]

1426

主題

2387

帖子

5萬

積分

管理員

積分
56313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1-17 10:12:29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馬克龍入主愛麗舍宮后,以復興法國和重振法國國際地位為己任,高調宣布自己是戴高樂主義的繼承者。他似乎在模仿戴高樂,主張建立一支獨立的歐洲軍隊,不再依賴美國。他近期發表的三次談話,明顯是劍指美國,更明確的說法是沖著特朗普總統而來。馬克龍愛出風頭得理不饒人的個性,使他成為高調的反美代表。適逢戴高樂主義死灰復燃,他當仁不讓當了反美旗手。

法國總統馬克龍最近不斷語出驚人,從“北約正在經歷腦死亡”,到“西方霸權已近末日”,到“全球政治體系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中”,語調充滿悲觀。

尤其是他上周在《經濟學人》訪談中,警告歐盟國家,北約成員國與美國之間缺少戰略協調,特朗普領導的美國顯然“拋棄了我們”,以致北約正在腦死和名存實亡的論述,立即在美歐引起強烈反應。

更早的9月底,馬克龍在巴黎主持法國駐外使節政策檢討會議時,哀嘆西方霸權時代即將終結,主要是美國在面對危機時多次犯錯,動搖了西方霸權的根基,另一方面隨著地緣政治的變化,西方也極大地低估了新興大國的崛起。

本周二,他在巴黎和平論壇開幕式中繼續猛踩油門,批評國際體制已陷入空前危機,“這個體制有效運作70年后,卻出現了新的不平等。我們的民主危機讓單邊主義得以重現。”

馬克龍不是無的放矢,而是有備而來。過去70多年來,政治意義上的西方,實際上就是以美國為軸心串聯起來的一個協作框架,這個框架有一系列的條約、組織機構維持運轉,但是最近三年以來,這個框架的裂痕越來越多了。

馬克龍的這三次談話,明顯的是劍指美國,更明確的說法是沖著特朗普總統而來。

首先,他認為,因為特朗普上臺,導致歐洲首次與一位“對歐洲秉持不同看法”的美國總統打交道。

其次,馬克龍表示,基于特朗普在沒有征詢北約盟國意見的背景下擅自從敘利亞撤軍的決定,美國正表現出背棄歐洲的跡象,因此歐洲要清醒過來,不要幻想再依靠美國保障安全。

美國利益優先
歐美矛盾分歧加大  

隨著美國利益優先政策的推出,歐洲與美國的矛盾和分歧不斷加大。

特朗普打從競選總統起就瞧不起北約,多次嘲諷北約是過時的組織,上臺后則要求其他成員國承擔更多的軍費。  

有評論指出,馬克龍的話有現實依據,不僅僅只是情緒外露,實際上是法國要調整對外關系的前奏,而且他顯然正在試圖鞏固自己作為歐洲新崛起領導人的地位。

馬克龍入主愛麗舍宮后,以復興法國和重振法國國際地位為己任,高調宣布自己是戴高樂主義的繼承者。

戴高樂主義是上世紀60年代戴高樂推動建立的一系列獨立自主外交政策主張的總稱,以改變法國對美從屬地位為目標,以對抗美國霸權為主線。其中最具有象征性的是法國在1966年把北約總部趕出法國并退出北約軍事一體化體系,自立門戶。直到2009年薩科齊出任法國總統之后才重返軍事聯盟。

馬克龍似乎在模仿戴高樂,主張建立一支獨立的歐洲軍隊,不再依賴美國。

其實,在馬克龍上臺之初,各方都看好他和特朗普這對忘年交。

但特朗普的自大任性和馬克龍的好勝,加上好出風頭,很快就讓兩人結成冤家。

2017年9月19日聯合國大會的一般性辯論,成了兩位新科總統初試啼聲、展現不同風格不同世界觀的舞臺。

向來對國際合作表示輕蔑的特朗普,再次展現了他的粗暴和無知,對他人頤指氣使和耀武揚威。他的演講核心正是他反復重申的美國至上和靠拳頭說話的叢林法則。

馬克龍正好相反,由于是第一次登上大舞臺,他顯得謙恭有禮,話語誠懇。

特朗普和馬克龍互懟
兩種世界觀交鋒  

他與特朗普提出的武力解決針鋒相對,強調以外交與談判手段解決伊朗和朝鮮問題。他還說,美國單邊主義制造的錯誤正是這些問題的根源,在不可逆轉的世界多極化趨勢下,人類尤其是年青一代應當重鑄多邊主義。

如今回溯這兩篇演說,不難發現特朗普和馬克龍后來的互懟早已在聯合國埋下伏筆。

當時就有評論說這是兩種世界觀的交鋒:“兩人代表著迥然不同的價值觀。前者將國際社會視為弱肉強食的競技場,落后挨打,贏家通吃,前者可以高舉民族主義大旗,推進國家絕對利益,后者則推崇多邊主義,力求讓各主權國家在一套既定的國際規則下斡旋,在普世原則的基礎上平等對話。”

無論如何,法國繼后在多個場合公開向美國叫板已成為不可扭轉的趨勢。

去年4月,馬克龍訪問美國,特朗普倚老賣老表現如父親帶子,還侮辱性地掃掉馬克龍外套上的頭皮屑制造了不少花邊新聞。但馬克龍在美國國會演講時扳回一局。據媒體觀察,他至少在四個重大層面包括氣候問題和貿易保護等,提出了與特朗普完全不同的立場。

媒體評說馬克龍在美國國會的演說,使他崛起成為世界級領袖,因為他給出了與美國總統截然不同而且對立的世界觀。

去年,馬克龍在巴黎凱旋門下發表一戰終戰紀念演說時更是旗幟鮮明地當著特朗普面前抨擊單邊主義和自身利益優先的民族主義,特朗普聽了很不爽,過后連發五條推文回懟。

去年的法國外交官會議,馬克龍的演講主題是特朗普破壞全球化。

馬克龍愛出風頭得理不饒人的個性,使他成為高調的反美代表,而特朗普對馬克龍和法國的反懟也就可想而知。

最近,美國和土耳其兩大北約成員國在敘利亞的所作所為,讓馬克龍極為憤怒,這也是他喊出北約腦死亡的直接原因所在。

適逢戴高樂主義死灰復燃,馬克龍當仁不讓當了反美旗手。

但樹大招風,一言激起千層浪,美國、德國、加拿大紛紛出面駁斥。德國總理默克爾反應最為激烈,也折射了德法兩國之間在歐盟內部話語權之爭有越演越烈之勢。

只有一直被北約視為假想敵的俄羅斯點贊,說馬克龍說的是“大實話”,是“針對北約現狀的準確定義”。

鋒芒畢露 vs 韜光養晦

國際形勢風云變幻,外交戰略正確與否對一國的興衰起著重要、甚至是關鍵性的作用。

馬克龍少年得志,意氣風發、好出風頭,特朗普任性沖動,浮夸囂張、唯我獨尊。兩人都是鋒芒畢露型領導人,他們的外交戰略與韜光養晦沾不上邊。

“以柔克剛以弱勝強”的老子思想是韜光養晦的外交哲學基礎,其要義是在國際關系中保持低調、尊重對手、別鋒芒畢露,不頤指氣使,盡可能避免樹敵、招風和打旗。

反觀特朗普和馬克龍,他們迄今在內政外交上的表現不僅不韜光養晦還反其道而行,遲早陷入內外交迫的困境。

一提韜光養晦,人們馬上就想到鄧小平1990年提出的基本國策。

上世紀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期,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如骨牌一樣紛紛倒下。一時間,中國何去何從的疑問令大多數人惶惶不安。六四事件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實行經濟和政治制裁,真可謂內外交困。這時鄧小平提出了著名的28字外交方針:“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付、韜光養晦、善于守拙、決不當頭、有所作為”,予以應對。

韜光養晦的含義,在于隱藏鋒芒,在不顯眼的地方養精蓄銳,休養生息,埋頭發展經濟。

韜光養晦方略包括幾個方面:一、不當頭,也不結盟;二、不打旗,不充當某種力量和某個群體的代言人;三、不主動招惹是非。要不卑不亢,沉著應付,不搞對抗;四、集中精力發展經濟;五、致力于和所有的國家發展友好關系,不再以意識形態來劃線。

奧巴馬時代
美國曾有短期“韜光養晦”

經過幾十年的奮發圖強之后,韜光養晦的外交政策也在這幾年轉變成了積極進取。不過,這一政策轉變也意味著中國要承擔更多的國際責任,接踵而來的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把中國列為直接的戰略競爭對手。

特朗普上臺后,作風蠻橫霸道,咄咄逼人,容不得異己,特別是當美國與他國出現分歧與矛盾時,缺乏耐心與別人溝通,尋求共贏之道,而是以單邊行動,強逼對手認輸退讓。這種粗暴的作風,不僅在國內給自己樹立許多政敵,也引發有實力大國的反制。

其實,在奧巴馬時代,美國曾迎來短期的“韜光養晦”,在全球戰略和系列外交政策上進行了大幅度調整,人稱“奧巴馬主義”,套用奧巴馬的話,就是“不干蠢事”,尤其是避開戰爭,其精髓在于克制和收縮。特朗普卻是到處招搖到處干蠢事。

朱升“九言策” 朱元璋深受教誨

韜光養晦有個更早的版本叫“九言策”,作者是明朝開國重臣朱升。朱升是毛澤東眼中最厲害的帝王師。

話說朱元璋起義后曾向朱升請教治國之道。朱升給了朱元璋九字策略:“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

“高筑墻”就是鞏固自己的根據地,不要讓根據地丟失。

“廣積糧”就是要有充分的給養,要有經濟勢力做后盾。

“緩稱王”就是不要過早地出頭,過早出頭就成為別人群起攻之的目標,很快引來災禍,所謂槍打出頭鳥,故而須緩緩圖之。

朱元璋聽了,心中豁然開朗。

其中“緩稱王”是最為深謀遠慮的一招,提醒朱元璋與張士誠、陳友諒、方國珍等的較量,勝負未定之前,千萬不可自封為王,以免成為眾矢之的。朱元璋深受教誨,直到殺了陳友諒后才敢稱王。

毛澤東博覽群書,尤其喜歡讀史書如《二十四史》等。他對朱升的評價猶在商鞅、司馬懿、張良和諸葛亮之上,并贊其“九字國策定江山”。

1969年,中蘇爭霸,核戰爭烏云籠罩,毛澤東重讀《二十四史》,從《明史》得到啟發,把朱升的九字策略加改動,便成了“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的最高國策,讓中國安然度過那段難熬的歲月。

馬克龍上臺后,對歐洲聯盟胸懷大志,在國際上表現亮眼,但對國內事務尤其是勞動法改革顯得眼高手低,導致民怨載道,差點被黃背心草根運動拉下馬,成了攘外未安內的悲情英雄。

對外方面,他希望法國取代德國,重新在歐盟事務中獲得話語權和掌握歐盟重建的主導權,但操之過急,引起德國和其他國家的戒心。

據報道,當馬克龍被黃背心搞得焦頭爛額之時,看熱鬧的人當中,特朗普最開心,幸災樂禍之情溢于言表。

可以預見,特朗普和馬克龍的恩恩怨怨還會演下去。

戴高樂主義是上世紀60年代戴高樂推動建立的一系列獨立自主外交政策主張的總稱,以改變法國對美從屬地位為目標,以對抗美國霸權為主線。其中最具有象征性的是法國在1966年把北約總部趕出法國并退出北約軍事一體化體系,自立門戶。直到2009年薩科齊出任法國總統之后才重返軍事聯盟。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你將獲得[1金錢]的獎勵,一個IP計算一次.

我也來說幾句吧!人生苦短何必為這小事兒記仇呢?開朗就好、想開一些、看開一些。其樂樂不如眾樂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下载